“哼,这一次要不是为了我们小鸿蒙星域和第一星环那些圣人势力大战,遇到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我定然是要拔剑血溅三尺!其容尔等得意洋洋跟随我们一起运送这些修炼资源,我现在就十分怀疑你们会不会中间将这些修炼资源贪墨下来一些。”

“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自诩正道的家伙就是心脏呢,别看我们是邪魔外道可那也得是有底线的,这些修炼资源都是有数的,我们怎么去贪墨下来一些?即便是没有数目,我们也不可能去做这种没有下限的事情,所以不要用你们小人之心来测度我们做的事情。”

“卧槽,什么叫做我们是小人之心?你这话说的就十分不对劲,明明是你们这些家伙多年来一直都是做着不当人的事情,罢了!看在这一次大家都是为了小鸿蒙星域在发力,我也懒得和你们去计较什么,只希望你们可以记住一点,那就是别背后搞小动作。”

“我倒是巴不得可以背后搞小动作,奈何你们这些正道的家伙似乎还不知道,我们一旦要搞出来小动作,你觉得几位皇者会放过我们?还是说你们觉得我们非得有什么理由去作死呢?既然什么理由都不具备,那我们又凭什么搞小动作。”

......

大战进行了不到十天时间。

小鸿蒙星域就已经消耗的修炼资源达到一个很难计算地步。

行军大营之中。

秦良和秦林两个人看着不断送来的修炼资源,他们这才意识到有圣人加入战斗之后。

什么叫做真正的花钱如流水,这不就是了么!

秦林一脸肉疼道:“良帅,实不相瞒我现在感觉这一次要是不能从这些圣人势力手里面捞回来一点,那可就是吃大亏了。”

秦良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也幸好这么多年小鸿蒙星域算是财大气粗。

不然的话,还真经不起这样消耗。

他们这样当家主事的都已经感觉到如此肉疼。

更何况是第一星环这些看热闹的圣人势力。

对此更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小鸿蒙星域现在表现出来的底蕴已经大幅度超过他们预期。

这样的底蕴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谁能告诉我这小鸿蒙星域究竟是怎么成长起来的么!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么多的修炼资源同时消耗,足以让很多圣人势力家底彻底掏空,结果他们看起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难道就是我们和小鸿蒙星域之间的巨大差异吗?”

“我早就已经彻底的认清楚自己和小鸿蒙星域之间巨大差异了,就是因为这样巨大的力量悬殊,才让我一直都没有选择入场,谁也不是傻瓜,除了现在那些被利益迷昏脑袋的圣人势力,我们其他圣人势力有谁会选择这个时候入场呢?”

“尤其是看到人家小鸿蒙星域的强大之后更是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入场了,就让那些蠢货自己想想要怎么日后面对发狂的小鸿蒙星域吧,我们就专心将自己的热闹看好便是!现在不抓紧机会看热闹,以后想要再像是现在这样看热闹,可就机会不多了。”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还能再阴险卑鄙一点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选择看热闹!难道就不能有点大局观,从我们第一星环整体去思维,现在让小鸿蒙星域无脑壮大下去,对我们真的有好处么?为什么不能联合力量去制止他们!”

......

提到想要去联合力量制止小鸿蒙星域。

顿时很多圣人势力不再说话。

让他们落井下石可以,现在面对小鸿蒙星域的强势还要迎难而上。

那不是傻瓜么!

他们怎么看会去做这种傻瓜事情。

那些入局的圣人势力眼见自己等不敌小鸿蒙星域,也是一不做、二不休!

并非是他们想要和小鸿蒙星域拼命,单纯就是想要求援。

没错就是求援!

这个时候不求援,难道非得等到自己等被覆灭的时候才去求援么。

那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求援就是对第一星环的这些圣人势力。

很多圣人势力接收到来自这些家伙的求援信息之后也是愣在原地。

他们想到很多种局面发展的情景。

唯独是没有想到先前还信誓旦旦要动手的这些家伙,居然怂了...

不过想来也是可以理解,毕竟是面对这么恐怖的小鸿蒙星域,怂一点并非是罪过!

只是他们现在认怂,却在求援。

谁要答应,那就得是被妥妥的拖下水。

被拖下水?这种事情对于将自己性命看作是第一位的诸多圣人势力怎么可能接受呢。

对于求援信息,这些圣人贡献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嘲讽。

“呵呵,这些家伙就是脑子坏掉进水了,他们怎么想到和我们求援的,这个想法实在是有点不知道让人怎么说好,难道我们都是傻瓜不成?还是那种他们稍微说一些风言风语,再动用一些利益引诱就能答应他们求援请求的傻子?对此我们最好是置之不理。”

“据我所知大部分圣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是也有一小部分圣人想着以自己的手段可以对小鸿蒙星域造成威胁,那就让他们去试一试吧,反正最终殒命的也不是我们,我们何必去想太多呢?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毫无意义不是么!”

“我已经回信给那些混蛋了,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日后休要再给我发送这样的求援信息,就凭着小鸿蒙星域千圣的战斗力,他们也不应该对我们抱有太大的希望,这不是将我们往火坑里面去推么,真是其心可诛!这些混蛋,最好都被小鸿蒙星域灭掉。”

“他们被小鸿蒙星域灭掉固然好,倘若要是能在这些脑子进水的家伙进攻之中,让小鸿蒙星域出现什么破绽,我觉得也未尝不可期待!咱们不能做冲在最前面的斗士,却可以作为黄雀,到时候我们保全力量,说不定可以让自己赚的盆满钵满。”

......

种种嘲讽的回复被这些正在逃窜圣人看到后,不由得怒骂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胆小怕事。

一边想要当黄雀获得最终好处,一边又不想要做出什么牺牲和付出。

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理想的事情出现...纯粹就是吃人做梦!

有付出自然是要有收获。

他们之所以冒险去招惹小鸿蒙星域,归根结底核心就是利益二字。

对于圣人而言,他们眼里面看到了小鸿蒙星域背后隐藏无穷利益。

只要获得一二,就能让这些圣人本身得到突飞猛进提升。

试问,谁不想要像是小鸿蒙星域那位一样强大,可以镇压诸多圣人。

乃至于将这些历经无穷岁月好不容易修炼成为圣人的强大存在,说斩杀就能轻易斩杀...

若是说这些圣人对于强大的力量没有任何追求,恐怕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这种说辞。

“哼,我们现在底蕴方面已经被小鸿蒙星域消灭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想要获胜,那就只能是兵行险着,他们不是不想要加入我等么!那我们就逼着他们不得不入局!咱们现在调转方向,立刻前往这些圣人驻地,我倒要看看跑一路打一路,火烧到他们自己家了,还能淡定么!”

“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那些人也不是软柿子,我们就这么做,没准会适得其反,到时候一个个都对我们动手,那该怎么办?不要忘记我们后面还有小鸿蒙星域,我可是不认为小鸿蒙星域会对我们手下留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就不归我们管了,你们想一下就按着现在的局面发展下去,即便是我们不这么做,迟早有一天也要陨落在小鸿蒙星域手里面,还不如调转方向,我相信小鸿蒙星域的那些圣人也会乐得见到我们如此,祸水东引还不用让他们背锅。”

“那就这么做吧,现在也没有太多时间留给我们继续犹豫了,不这样做那我们就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多年心血彻底化为飞灰,只有这样做才能获得一线生机,若是可以让小鸿蒙星域成为公敌,即便是他们底蕴逆天又能如何,也要被覆灭!”

......

很多没有被卷入这场大乱斗里面的圣人,如今还在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当他们看到那些正在小鸿蒙星域追杀下的圣人调转方向朝着他们跑来的时候,顿时不淡定了。

大家活过这么漫长时间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看不明白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些人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纯粹祸水东引么。

这么说可能还不是太准确。

准确来讲,那就是给小鸿蒙星域背锅。

反正小鸿蒙星域看第一星环这些圣人势力已经不爽很多年了。

现在有他们给背锅的话,人家小鸿蒙星域正好可以就坡下驴。

到时候对他们动手,不但不用承受什么后果。

还能大赚一笔!

这些家伙的计策,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明显就是抱着同归于尽心态去的。

“卧槽,过分了啊!他们这些混蛋不好好在人家小鸿蒙星域追杀下逃跑,怎么还调转方向呢,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这怎么可以!实在是太让人恼火,真真是不爽!接下来我们想着该怎么办,已经传出来消息有不少圣人势力因为躲闪不及导致自己损失惨重。”

“还能怎么办,这些蠢货想要祸水东引那我们就能让他们达成所愿?哼,既然他们不好好按着规则内的方式去操作,那我们也不必念及旧情,直接对他们动手就是!让他们明白咱们并非是好招惹的,胆敢这样去招惹我们,那就得付出惨痛代价。”

“意思是我们对他们出手?这个办法倒不是不行,毕竟他们能做得出来,那我们又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呢,该动手时候就要毫不留情,免得也让我们受到小鸿蒙星域的冲击,这小鸿蒙星域现在估计要乐开花了,有人给他们背锅,哪找的好事呢。”

“话确实是这么说没错,有人给背锅没处找的好事,小鸿蒙星域选择无差别攻击,我们就尽最大可能避免自己损失,主要策略就一点,对那些祸水东引蠢货发动攻击过后,然后全力逃出小鸿蒙星域的攻击范围,如此一来又能报仇又能让损失最小化。”...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很清楚,想要完全不受到一点损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那些祸水东引的圣人怎么可能会让这样事情发生呢。

既然注定要受到损失,此时此刻也只能是让自己一方按着最理智的策略去做。

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

这半个月时间里面,很多圣人势力都遭受无妄之灾。

秦良和秦林也在这件事情上询问过秦不易。

大意就是他们这样做,会不会拉来很多不必要的仇恨。

万一真的成为公敌,那局面可就很糟糕了。

对此秦不易的回复很简短,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以现在小鸿蒙星域所施展出来的种种,谁要是还有勇气动手...

要么就是莽夫,要么就是本身底蕴极其强大。

纵观第一星环这些圣人势力,秦不易并不认为他们做到的这个程度会引发一连串连锁反应。

说直白一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良和秦林得到回复之后也不再多说什么。

自家老大都已经将接下来的策略给制定,他们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秦良和秦林还认为秦不易说的十分在理。

正如秦不易所说那样,与其去担心还没发生的事情。

莫不如尽全力将现在已经卷入的事情做好呢。

行军大营之中。

秦林对秦良道:“良帅,咱们两个现在可谓是榜上有名啊!”

秦良饶有兴趣道:“怎么个榜上有名的说法?”

他可是没听说过还有什么榜单提及到自己和秦林。

秦林拿出来最新获得情报道:“根据第一星环这些圣人势力所发布的种种消息,我和你的暗杀酬劳已经达到一个天文数字。”

顿了顿,他继续补充道:“仅次于秦帅的天文数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