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先行者 第335章 【巫师】和【忍者】

作者:石三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4-07-17 03:31:00

第335章【巫师】和【忍者】

张局的神秘监狱里,也关着几十个职业者罪犯,有张青相抓的,也有日常从治安局那边转过来的职业者罪案,其他探员抓捕的。

里面合适的人选只有一两个。

首先需要是死囚,罪大恶极、枪毙一次都是他占了便宜的那种。

其次需要有一定的实力,至少也得是四阶,否则投送到秘界,没有站稳脚跟的可能。

柳市这个林朝峰简直就是完美人选。

张青相抵达柳市机场,身边跟着郑泽楷和施洛。

是的,施洛得到了大小姐的允许,也就“破罐破摔”,不找什么借口了,就跟在张青相身边。

郑泽楷带着堂弟郑泽迁,郑泽迁就惨了,负责拎着所有人的行李。

走出通道的时候,张青相低声叮嘱郑泽楷:“咱们这算是到人家富西局的地盘上刨食儿,人家肯定有意见。

如果遇到富西局的人,你们两个的脾气收一收,不管他们是说话难听,还是脸色难看,都忍一忍。”

“行吧,”郑泽楷大大咧咧的:“我这是给你面子……”

一行人走到出口,看到有两個人举着接机的牌子,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显得十分沉稳,女的娇小玲珑,青春靓丽。

张青相走过去:“你好,我是张青相。”

男的大喜过望,双手紧紧握住张青相的手:“太好了,可算是把张局你给盼来了。我是富西局柳市分局局长冯德正,这是我们局的一等探员夏藻藻……”

张青相一愣,怎么来接机的是秘安局的人,应该是洪家才对啊。

郑泽楷也奇怪,看看张局:富西局没有脸色难看,也没有说话难听,这是怎么回事?

“走走走,先上车,咱们车上聊。”冯德正拉着张青相朝外走去,到了停车场,四辆秘安局的车子等候着。

都是国产的越野车,价格实惠性能不错,而且内部空间很大。

上车后张青相才道:“我们是接受了洪朔宁先生的邀请……”

冯德正嘿嘿一笑:“我知道、我知道,洪朔宁许诺了两千万的悬赏。但张局你是咱们秘安局的人吧?

来富西省办案,我们富西局全力提供支援,大家精诚合作,也没有问题吧?

抓到了林朝峰,你拿悬赏花红,我们为民除害,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张青相摸摸下巴,有点回过味来:“你们需要抓住林朝峰的功劳?”

冯德正赶紧摆手:“张局你可千万别多想,我们富西局实力虽然一般,但我们富西人骨头可真硬。这种事情我们干不出来。”

“人是伱抓的,功劳就是你的。”

冯德正叹了口气,又道:“我们是真想抓住这个林朝峰啊。你是不知道这个畜生有多丧心病狂!

这半年来,我们能够确认的,死在他手下的职业者有十六人,普通百姓六十七人!”

“这十六人里面,有七位是我们秘安局的探员。”

“我们一直想抓住他,可就是抓不到。”

“说实话,这次洪朔宁不请您来,我们也要向总局求援了。”

“颜书怡和常天虹的事情之后,您的实力我们心知肚明。”

张青相点了点头:“你们和洪朔宁商量好了?”

“我联系了洪家,他们同意由柳市分局出面来接待你们。”

张青相没有再说什么。

郑泽楷坐在后排,撇了一下嘴,张局真是涵养好。

是洪朔宁把人请来的,就算柳市分局愿意出面,洪朔宁也应该来一下,见一见张青相。

张青相说道:“咱们直接去案发现场,冯局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案情吧。”

冯德正也是雷厉风行:“好。”

“这个林朝峰是个刑满释放人员。他上高中的时候,就跟地皮流氓混在一起,打架斗殴致人重伤,最后被判了七年。

他也是倒霉,他自己也在那一次的事件中断了一条腿,后来就成了瘸子。”

“出来以后也没有正经营生,捡捡破烂、小偷小摸,中间又因为盗窃,但数额不大,又被关了一年半。”

“这次出来后没多久,神秘就降临了。”

“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成为职业者,但后来推断,应该是在某个废品收购站,得到了某件源物。”

“他先是杀害了三名普通人,随后屠杀的对象实力越来越强,这次的受害人叫洪胜节,是一位四阶【武师】。”

说话间,车子停在了一座大厦下,冯德正下车:“洪胜节管理着洪家金融方面的产业,公司总部就在大厦的六十七层。

案发时,洪胜节乘坐电梯下楼至负二层停车场,然后步行走向自己的车子。

这一过程中,遭遇了林朝峰的袭击。

洪胜节身边跟着他的秘书、保镖一共四人,司机在车上等候。

洪胜节和随行人员全部被杀,司机幸免于难。”

众人走进大厦,张青相看到有一部电梯还贴着封条。

冯德正按了另外一部电梯,大家下到了负二层,案发现场还有警戒线拦着。

地上用白线画着受害人的痕迹。

冯德正道:“事发在两天前,下午六点五十左右。”

“我们给司机录了口供,张局你看看。”冯德正递过来一个平板。

张青相只扫了几眼,司机虽然是目击证人,但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张青相把平板还给冯德正,望着地上那些白线,悄然催动了【嗅空】。

这座大厦来往的人太多,一瞬间大量的讯息涌入张青相的脑海,如果是【蜕凡境】,恐怕一瞬间大脑就会“宕机”。

即便是【统御境】,想要找出其中有用的线索也需要花费几十个小时。

但【主宰境】的张青相,很快便过滤掉了无用信息,回溯到两天前的那个时刻,“看”到了林朝峰的作案全过程。

四阶【武师】洪胜节战力十分强悍,他的两个保镖也是三阶职业者,可惜林朝峰化身浓雾,他们的攻击对于林朝峰毫无意义,而林朝峰从浓雾中杀出,每一击都十分致命!

杀人之后,林朝峰化身的黑雾,猛地扑进受害人的尸体内,尸体迅速变成了干尸,然后林朝峰仍旧维持黑雾的状态,四散飘走。

他这种状态,让四周的监控摄像头成了摆设。

张青相正想询问一下冯德正,案发前周围的监控,是否拍到过林朝峰的行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将【嗅空】所收集到的全部讯息,向后推移慢慢检查。

案发后几分钟,就有人发现了地上的尸体,吓得尖叫报案,半个小时后治安局的人赶到,拉起警戒线,大批群众在警戒线外围观。

这其中,有个人默默的站在人群中,冷冷看着一切。

十几分钟后,秘安局的人赶到,这人又看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去。

林朝峰!

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

张青相维持着【嗅空】,搜寻林朝峰的信息,他穿着短袖,带着墨镜,一路走出大厦,顺着门口的大街向南……

林朝峰如果化身黑雾进出,黑雾的范围可以非常广泛,因而变得极为稀薄,监控录像也拍不到他。

张青相的【嗅空】也很难捕捉到有用的信息。

但是他嚣张到返回犯罪现场,就给了张青相机会。

柳市分局的冯德正看到张青相好好的勘察现场,忽然一声不吭的向外走去,还很茫然:这是怎么了……

施洛紧跟张青相,郑泽楷拍了冯德正一巴掌:“快走,找到林朝峰了。”

冯德正一愣:“你说什么?”

不仅是他,柳市分局其他七八个探员,也都站着没动。他们不是不信,而是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

郑泽楷也不管他们了,拽着弟弟快步追上去:“算了,你们来不来也无所谓,张局肯定能抓住他。”

冯德正这才赶紧追上来:“张局这样子,就是找到嫌疑人了?”

“那还用说?”

冯德正年纪不小了,也是见多识广,失声道:“可他到柳市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在路上听我讲了讲案情,到现场看了一眼,就找到罪犯了?”

“我们一整个局,半年时间都没找到……”

郑泽楷觉得冯德正这人还不错,不大好意思打击他,低声嘀咕道:“你们跟张局能一样吗。”

冯德正还是有些半信半疑,挥手让自己的部下跟上。

张青相沿着街道走了几公里,进了一家饭店。

然后一直走到饭店的洗手间。

“他在这里,重新化为了黑雾。”张青相说道:“然后顺着排风管道逃出去。”

冯德正遗憾一叹。张局的确是找到了林朝峰的行踪,可惜最终的结果和我们一样,线索到一半就断了。

郑泽楷摩拳擦掌:“现在呢,咱们往哪儿追?”

郑泽楷曾经是最水的六阶,但是在原市局历练了这段时间,有了长足的长进。

至关重要的是——他从张局那里买了两件强大秘武,战力暴增。

所以这次准备拿林朝峰祭旗,富西省和富东省相邻,他“大发神威”拿下林朝峰,说不定就传回富东省了,我也给老爹长长脸!

冯德正苦笑摇头道:“这半年来,我们也多次找到林朝峰的行踪,但是最后都是这个结果。

这家伙不但强大而且十分狡猾谨慎,每隔一段时间,不管他有没有察觉到危险,都会直接化雾,线索就这么断了。”

夏藻藻闷闷不乐道:“若非如此我们怎么可能半年都抓不到他。”

郑泽楷不理他们,就盯着张局,你们这帮废物做不到的事情,张局凭什么做不到?

张青相道:“首先你们对林朝峰的判断,有一个错误。他不是【巫师】而是【忍者】。”

这个职业在国内很少见,但是在霓虹遍地都是。

两者都有“化雾”的职业能力,更准确一点说,【忍者】是化烟,只不过一般人很难分辨。

再过上几年,全球职业者的交流频繁起来之后,任何一个秘安局的探员,都能一眼看出来两者的区别。

事实上【巫师】职业并非每一位都能领悟“化雾”能力,而【忍者】几乎每一个,都拥有“化烟”的能力。

张青相看到林朝峰和洪胜节的战斗,就知道林朝峰是【忍者】。他在“化雾”状态下,对于洪胜节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借着黑雾的掩护,忽然伸出一只手,握着利刃刺向洪胜节。

【巫师】不会如此频繁的使用物理攻击,他们有许多“法术”可以选择。

只有【忍者】才会这么做。

张青相解释了两个职业之间的区别,以及自己判断的依据。

冯德正和夏藻藻等人恍然大悟,暗道张局确实有点东西。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

张青相道:“把大厦的管理人员叫来。”

冯德正一个手势,马上有部下出去,很快一个穿着藏蓝色制服的中年人站在张青相面前。

“这里的通风管道,通向哪里?”

“我们大厦的整个通风系统,最后都会汇聚到楼顶。”

张青相向楼顶走去。

“【忍者】职业整体上来说,要弱于【巫师】。忍者有许多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小手段,但巫师的法术威力更加强大。

而且某些【巫师】掌握着诅咒的能力,比【忍者】更加诡异。”

张青相一边走一边告诉冯德正:“另外还有一点,【巫师】和【忍者】虽然都能掠夺受害者的力量,但实际上【忍者】拥有这种能力的不多,他们对于受害者力量的掠夺方式,是吸干受害者的血液。

【巫师】则是直接掠夺神秘能量。”

张青相已经带着大家,坐电梯上了顶楼,管理员打开通往楼顶的小门,大家一起走上来。

“两者的不同,也就造成了【忍者】在吸干了受害者的血液后,需要一个更漫长的消化时间。”

“林朝峰和洪胜节都是四阶,洪胜节还有两位三阶的保镖。林朝峰因为贪婪,把他们的血也都吸干了,消化的时间就会更长。”

“两天时间,林朝峰还处在消化期。”

“这种状态下的【忍者】各种能力被大幅削弱,他不会跑太远,化烟之后,很可能就躲在这附近。”

张青相四处看了一眼,楼顶的环境并不复杂,张青相指着一处可以躲避风雨的地方:“过去看看。”

郑泽楷立刻冲了过去。

砰!

一片黑色浓烟冲了出来,宛若魔鬼一般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嚣张的声音响彻天空:“你知道的很多呀,那又如何呢?我正好消化完了,我现在已经晋升五阶,你们谁能奈何我!”

他凶狠的撞向郑泽楷,郑泽楷把手中的【焚天朔】朝他一刺,黑烟散开,什么也没有打中。

他重又凝聚起来,大吼着再次扑来,这次撞在了一片水膜上。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沉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中。

黑烟几次想要冲出来,却都重新被“淹”了回去。

林朝峰有些后悔:“不该跟这些人斗气,我应该直接跑的。”

张青相放开了【无形至柔】,淡淡道:“你跑跑看。”

林朝峰狂喜:“这家伙真是个傻子……”

他就要乘风而去,张青相口中喝道:“呔!”

【雷音】!

黑烟剧烈震动,然后飞快的收缩,化成了一个人,扑通一声摔下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无形至柔】缠上去,将他牢牢困住。

他面色惨白,张口还要放几句狠话,【无形至柔】一股水流涌进他的嘴里。

抓到人就行了,张局不想听他聒噪。

张青相负手转身:“回去吧。”

张青相和郑泽楷、施洛从那扇小门走下去。郑泽迁苦着脸,把林朝峰扛起来:“唉,这家伙也是一件新行李。”

冯德正等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夏藻藻缩着脖子,吐吐小舌头:“这就……抓住了?”

冯德正站在天台上,仰天长叹一声,竖起大拇指:“确实牛!”

……

张青相到了楼下,就给胡署长打了个电话,请总局那边开了绿灯,要把林朝峰带回原市。

手续是郑泽迁去柳市分局办的,郑泽迁很后悔这次跟来,一路上尽干杂活了。

我也是富东省郑家的嫡系子孙好不好,四阶职业者,将来能继承亿万家资!

办完手续出来,冯德正等人无比热情的将他们一直送出大门,依依惜别。

张青相要走,冯德正还牢牢握着张局得手不肯松开。

“冯局?”张青相有些莫名其妙,大家认识才几个小时,感情没这么深吧?

“嘿嘿!”冯德正贼兮兮地笑了:“张局,咱们这也算是有交情了。我听说您从北江省带回去几位秘灵探员,都是六阶以上?”

张青相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你打他们的主意啊。”

难怪堂堂市局局长亲自去接机,友好又热情。

“我也不容易啊。”冯德正开始诉苦:“没有六阶坐镇,我们的工作很艰难呀。一个林朝峰,就把我们折腾的够呛。”

“行,”张青相答应:“如果他们几位有人想离开原市,我优先推荐你们。”

“诶!”冯德正大喜:“太感谢了!小夏,快快快,把我准备的咱们富西省的特产,给张局他们装车上……”

张青相不禁笑了,我要是不帮忙,这特产是不是就没了?

车子开动,冯德正带着柳市分局的人站在门口不住挥手欢送,一直到车子都看不见了才回去。

刚进办公室,冯德正电话就响了:“喂,洪少啊,这次真谢谢你了……对对,人抓住了……张局带回原市了……”

电话就被挂断了,冯德正一阵莫名其妙:“这些二代,真是没礼貌。”

他也没放在心上。

……

张青相一行到了机场,因为带着犯人,他们的登记手续比较麻烦。

还没办完,忽然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冲来。

“谁是张青相!?”

为首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喝问,他的目光落在了林朝峰身上,林朝峰状态很差,手上盖着一件衣服,

年轻人一把抓向林朝峰:“跟我回去!”

郑泽楷火了,一把推开他:“什么东西,滚!”

年轻人的手跟郑泽楷得手抓在一起,同时发力。

郑泽楷眼睛一亮:“哎哟!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不管水不水,郑泽楷都是实打实的六阶。

两人角力郑泽楷立刻就感觉出来,这年轻人最多三阶。他稍一用力,就把年轻人举起来了!

年轻人身后众人立刻指着郑泽楷的鼻子怒骂:“你特么得快放下来!你知道他是谁吗?”

郑泽楷气笑了,一般都是小爷跟被人这么嚣张啊,今儿个被别人指鼻子了。

“放下?好啊。”郑泽楷一用力,把年轻人狠狠摔在地上。

砰!

年轻人当时就闭过气去。

那群人炸了锅:“王八蛋你死定了!他是洪朔宁,你别想走出富西省!”

郑泽楷冷哼一声:“老子是郑泽楷,你们去打听打听,看看老子今天能不能走出富西省!”

张青相一皱眉头:洪朔宁?

这些人没听说过郑泽楷,毕竟不是富东省。

但很快有治安员过来,公事公办:你们在机场打架斗殴,所有人都被带走。

张青相暗中观察,还好治安局似乎并没有偏袒的意思,但是出了这么个事,没有外力介入的话……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张青相给关玄白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事情说了。

关玄白冷笑:“洪朔宁这小子果然还是那副臭德行,让他吃个亏,涨涨教训!”

半个小时后,张青相等人就被放行。

洪朔宁早就醒过来了,三阶职业者身体素质很好,郑泽楷摔他那一下,并没有伤筋动骨。

他带着人站在门口,张青相出去的时候,从他身边经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郑泽楷却停了下来,随意的摆弄了两下洪朔宁的衣领:“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你应该知道。

以前我比你还嚣张。

宁子,年纪也不小了,别让家里总操心,改邪归正吧。”

洪朔宁瞪红了眼,一言不发。

郑泽楷感觉好极了,我郑泽楷也有老成持重的教训“年轻人”的一天!

(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