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断修罗 第七百六十八章 梦里紫竹香,修佛

作者:列夕 分类: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4-05-16 04:32:58

我想我是海,宁静的大海。

静卧山洞中的李修元想要梦到东海。

只是大海不是他想要梦,便能去到的地方,于是他一梦万古,好你回到大唐西行路上的那座山上的紫竹林。

仔细一看又不像,因为山上没有三千石阶让他征服。

紫竹林外也没有一道逆流而上的小河,让他去争渡。

紫竹悠悠,显得有些清冷,却没有天云山这般漫天的飞雪。

入夜的时候,纳兰如玉带着陈小燕来了一趟后山,师徒两人在山洞里怔怔地看着梦中的少年。

却没能从少年的脸上看出悲喜的神情。

于是纳兰若玉往快要熄灭的火盆里添了些木炭,又取了一块兽毯盖在他的身上。

陈小燕却蛾眉轻皱,望着斜躺在蒲团上,脸上遮着一方黑布的少年。

禁不住问道:「师弟,这就是我师兄?」

任她想破了脑袋,却对眼前的少年没有一点的印象,虽然连弟弟也说后山的师兄烤了好吃的萝卜。

而这个时候的陈天恩因为突然破境,已经在屋里做梦去了。

看着石壁上的佛经,脸上的神情变了变,却再也想不起当年曾经的往事。

纳兰若玉看着她难受的模样,只好轻声安慰道:「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我们回去吧,他醒了自然会回来。」

陈小燕点了点头,跟着师尊出了山洞,踏着一山风雪,往摇光殿而去。

回过头来,山洞和小屋都隐于风雪之中。

纳兰若玉叹道:「他在这里布下了阵法,若不是我前来,你和天恩怕是进不了那洞中。」

陈小燕幽幽地叹道:「弟子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纳兰若玉淡淡一笑:「你不要理会他,接下来你一边抓紧自己的修行,一边管好你弟弟的修行,对了,明天还会来一个小师妹......」

梦里花落知多少,李修元没有看到满地的落花,只在离紫竹林不远处,看到一座石山被人削去一大半。

留下一大块如深渊之下的顽石一般,石山的边上有一棵孤零零的树。

树干挺直,叶子比他的手掌还要宽,像蒲团一样。

就在他欲要转身往紫竹里寻去的时候,远远地,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这是菩提树,你之前见过吗?」

李修元闻言一喜,干脆坐在菩提树下。

转过身子看着自紫竹林款款而来的菩萨笑道:「晚辈儿时在大佛寺修行,倒是见过。」

想当年,他想在大佛寺里跟老和尚修行罗汉拳,累了就靠在树下乘凉。

却不知道,飞升之后的师尊去了何处?为何菩萨的紫竹林处,会有这样的菩提树。

一时间,有些恍惚,还有一些思念。

靠在树下,身体仿佛与身后那块顽石紧紧相连,如山一般的顽石出现在紫竹林外,便是狂风也不能撼动。

自东海一别,李修元不知过去了多少年。

此时坐在菩提树下看着迎面而来的菩萨,难免有些紧张。

菩萨看着他浅浅一笑:「没想到离开了东海,你的修为再涨,已经可以挥剑斩圣了。」

李修元摇摇头,诚惶诚恐地回道:「非晚辈胆大包天,实则那老人要我性命,要我老师的性命,我只能自保啊。」

还有一点他没说,也不知道最后跟那老人对决之时,究竟是地藏借给了自己金珠,还是师父借给了自己一些神力?

否则单凭他的力量,只怕无法跟那入了圣的老人一战。

「那老人啊......他还算不上真正的圣人。」

菩萨静静地说道:「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初窥天地之道,却是一个不懂敬天畏地的狂妄之人......贪念一起,便失了本心。」

李修元拱手回道:「晚辈也是这么想的,四大圣地向来互不侵犯,他们这处心积虑数十年,只想吞并圣地,这便是恶。」

菩萨淡淡笑道:「即便他是恶,也是因为你在那里......否则弱肉强食,便是天道也不会理会世事的变迁。」

李修元低头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就像当年五域的南疆北海,甚至后来的耶律明珠母亲所在的岛屿......

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五域皇朝怕是已经换了几个皇帝了。

想到这里,他有一种错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生在这泥土之中,跟身后这片顽石化为了一体。

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化身顽石,也没有想到菩萨会想到跟他说起了天地之道。

毕竟这些话,便是师父也很少跟他说起。

若真的自己不在,还有老师和师尊啊,两个圣人难道敌不过一个。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怔住了。

菩萨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得笑道:「没事,便是你不出手,那圣地也不会消亡,你只是替两人遮挡了天机。」

李修元想了想说道:「天地不仁,圣人不仁,弟子总不能闭着眼睛假装什么都看不见吧?」

这是他当年自深渊之下化身地藏修佛以来,第一次跟菩萨说一些天地之间的道理,一次最有意思的对话。

菩萨拈花微笑,却没有赞同他的意思。

而是静静地望着他身后的一片巨大的顽石,轻声说道:「你知道这里为何会有一块顽石吗?」

「不知。」李修元回道。

「这块石头是当年那个被你降伏的金刚所为,他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将一座山削平,最后剩下这块顽石......」

「他许了愿,要将这块顽石雕刻成三面佛,然后自己化身为佛,在这里受风吹雨打看世间众生......」

李修元一愣,脱口说道:「他随三藏一路取经,最后又一起去了佛国,可以在佛国里继续修行。」

菩萨微微一笑:「没错,他随三藏去了佛国,那么你呢?」

李修元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摇摇头。

回道:「菩萨打住,晚辈不入佛门,也成不了佛,你还是找别人吧,我那花椒徒儿,跟那小红龙都可以。」

菩萨摇摇头,伸出拈花之手,指着他身后的顽石说道:「你不用出家,你只需帮我一个忙,我也帮你一个忙,如何?」

李修元这才点了点头,揖手回道:「菩萨请说。」

「你替那金刚将这块顽石

雕刻、打磨成三面佛像......待得最后一刻,我让你看到天地人三种不同圣人的心思,如何?」

菩萨静静地说道:「更不用说,你眼下已经到了破境的关头,不修佛,何以破境?」

李修元一愣:「我若破境,也是涅盘燃烧,不用修佛像。」

菩萨摇摇头,面露慈悲之意:「你破的不是佛门的涅盘之境,而是成圣路上的化凡之境,不修佛,如何破?」

「啊......」

李修元闻言一惊,喃喃自语道:「弟子身在天路,怕是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修这佛像啊?」

菩萨淡淡一笑:「这修佛,跟你当年在深渊之下一样......这也是你登天路上,要完成的事情。」

李修元回过头来,望向身后这块巨大的顽石,喃喃自语道:「这可比当年在深渊之下,难多了啊?」

菩萨淡淡一笑:「你为何不说,眼下你的力量,也远非当年可比?」

说完指向紫竹林的后山:「那里的几块灵田就快要成熟了,还有菜地竹棚,跟你当年在深渊之下一样。」

说完放下一堆工具在地上,轻声说道:「这是当年那金刚留下的,正好给你。」

李修元闻言一惊,怔怔地说道:「前辈,我这是在梦里还是......」

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阵清风拂过,菩萨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

心道我只是在竹峰山巅的洞里歇息一会。

想要梦见东海而已,你却把我抓来完成当年那金刚没做完的事情。

还没等他起身,风中传来了菩萨的声音。

「当初你带走了金刚是因,今日替他修佛是果,你身怀因果之道,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李修元摇摇头,心道当年我带走那家伙,也是菩萨你给我的,又不是我强抢的。

早知道跟那老道换宝贝了......

想了想,忍不住往风中嚷嚷道:「菩萨,当年那老道呢?」

......

当慕容天霜带着无极圣地的弟子,澹台明月带着凤凰城的护卫离开天云山的时候。

紫竹林外李修元已经开始叮叮当当,敲打不停。

正如菩萨所言,眼前的佛像怕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而他的力量也不似当年。

他没有去紫竹林的竹棚歇息,而是在菩提树下搭了一个竹棚用来遮风挡雨。

半天雕刻眼前顽石,半天用来种地种菜,还能煮一壶灵茶想想心事。

坐在菩提树下,聆听阵阵风儿拂过,紫竹发出沙的声音,如同在竹峰上一样。

只是他当年在竹峰可比眼前辛苦多了,一不小心就会死在深渊之下的恶魔剑下,虽然会涅盘重生。

可一次次地死去活来,却不是他想经历的痛苦。

不知花了多少天,眼前这顽石已经有了一些形象,如佛堂里的诸佛,又有一些像紫竹林里的菩萨。

还有一丝地藏的模样,让他十分不解。

于是望着虚空喃喃问道:「菩萨,这佛像的模样我心里没谱啊,要不你给我画一个好不好?」

风中传来菩萨的声音:「不用,你心里想他是什么模样,便雕成什么模样吧。」

李修元闻言一愣:「相由心生......菩萨难不成,你让我把自己的模样雕刻在这里?」

「痴儿,佛说诸相非相,你的佛经白学了,三藏得知非给你气死不可!」

风中的菩萨淡淡地回道:「记住,没事别来打扰我,我也要修行。」

李修元淡淡一笑,心道这也可以,那么我把地藏留在这里,想来菩萨你也不会介意。

还是说,将那九幽之下的秦广王的模样,也雕刻在这巨石之上?

不知过了多少天,微风细雨伴随着他手里的铁钎铁锤,一直敲打不停。

一面并不如何高大,在他神海中看来甚至显得有些瘦削佛相,出现在他的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的村庄响起了金戈铁马,刀剑相向,战马嘶吼,人仰马翻的哭喊声音。

眉头一皱,心道这山下难道还有土匪不成?

神识笼罩之下,他只需纵身飞掠,要不了一刻钟便能赶到山下,挽救那些村民于水火之中。

然而,就在他心生怒火,欲要自佛爷下起身飞掠的刹那。

耳边响起了菩萨的声音:「微风细雨不能乱你心,这山下的烽火却让你发狂,你不知幻相为何物?」

话没说完,只见大地在这一刻惊颤,

山间的紫竹发出愤怒的吼声......

接下来的这几章,送给修佛的师兄!

如此,请各位师兄随喜几张票,给个好评,可否?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