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阮云珊呼吸难受,忙掰着君弋桓的手指挣扎。

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萧文渊急匆匆向这边走来。

走到半路,看清楚亭子内的场景,他脚步一顿,正尴尬自已该不该暂时避开。

“哼。”

就在萧文渊犹豫不决的时候,君弋桓冷哼一声,将阮云珊摔开。

“啊。”

阮云珊跌在地上,擦破了手掌。

听见君弋桓的一声滚,她低着头从地上爬起。

又是委屈又是屈辱地憋着眼泪,她抿着唇,踉跄着,快步离开了亭子……

“怎么回事儿?”

等到阮云珊走远,君弋桓看向亭下的萧文渊。

轻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他皱了皱眉询问:“宫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吗?泽华宫呢,也没有动静吗?”

“没有。”

萧文渊无奈摇头。

他躬身快步走到君弋桓身边,有些不安地低声禀报,“不光皇上那边没有消息,端贵妃那边,也一点儿消息都没漏出来。”

“没有消息,这怎么可能?”

君弋桓缓缓坐下,皱着眉越发心里不安。

按道理,如果今夜的计划一切顺利,宫里应该有人主动找他,让他进宫救驾才是。

即便宫里有什么变化,导致今夜的计划不能成行,泽华宫也应该想办法通知他一声,告诉他计划取消的消息,好不让他白等。

可现在呢?

现在既没有成功的消息,又没有取消的信号。

这只能说明,今晚的计划已经开始进行,但是并没有成功。

至于怎么个不成功……

是中间出了点儿波折,只是迟了一些呢?

还是完全失败,已经被皇上察觉,识破了吗?

可是,如果皇上已经识破,那他怎么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思来想去,君弋桓抬头又看了眼天色。

见亭子外,墨蓝色的天空已经开始微微发亮,他心一紧,意识到自已如果再不动作,恐怕连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要没有了……

“二皇子,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见君弋桓始终沉默,萧文渊更加不安。

不自觉也看了眼亭子外的天色,他提议,“要不,今晚的计划,暂时先取消?”

“取消?”

君弋桓冷笑反问:“怎么取消?”

开弓没有回头箭,宫里面的计划都没有取消,他这边怎么取消?

他如果拼命一搏,至少还有最后一丝机会。他如果到此为止,那此生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

凡做大事者,不成功便成仁。

反正现在收手也不会有好下场,倒不如拼一把,要死也死个痛快!

想到这里,君弋桓目光一凛,下令备马。

带着萧文渊和自已府中的所有侍卫,他离开桓王府,立刻向军营方向奔去……

而花园边缘的假山后面,阮云珊本来正哭着呢。

忽然听见君弋桓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的声音,她奇怪地皱了皱眉。

想了想,她心中一动,趁着桓王府现在空虚,便换了身侍卫衣服也混了出去……

与此同时,荒山林地。

寂静无人的树林中,赵初华提着篮子,独自在赵淮南的坟包前停住脚步。

弯腰放下篮子,从篮子中拿出一只香炉放在坟前,又拿出水果和糕点分别放在两边,她用手帕擦了擦赵淮南墓碑上的灰尘,不自觉动作却缓缓停住……

低头擦了擦眼泪,她又从篮子里取出了火盆和纸钱。

白色的纸钱在金黄的铜盆中点燃,散发出空寂幽蓝的火焰,这火焰随风在盆中不断跳跃,在夜幕下巨大的黑夜中,仿佛是一团小小的鬼火……

“咔哒——”

是脚步踩断树枝的声音。

顺着声音,赵初华回头望去,抬眸往上看向来人,她笑,“阮清鸿,你还是来了。”

“你又找我,到底要干什么!”

捏紧袖子中的匕首,阮清鸿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皱眉警告,“赵初华,你别欺人太甚!俗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你再用那件事情逼我,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没什么……”

赵初华并不急着说事儿。

她从筐子里拿出细香,放在火盆中缓缓点燃。

站起身来,将细香递向阮清鸿,她有些讽刺地问:“你还没来过这里,给你的下堂妻上过香吧?”

“就为这?”

看了眼赵初华手中的细香,阮清鸿皱眉无语,却也暗自松了口气。

见赵初华这次威胁自已,似乎跟二皇子并没有关系,也并不是想让自已做什么难事儿,在袖中,他捏住匕首的动作松了一点,伸手接过了赵初华手里的细香。

捏着细香走到赵淮南的坟前拜了一拜,弯腰将细香插入墓碑前的铜炉里后,他转过身,无奈地看向赵初华,“这样你满意了吧?”

说完,他叹了口气便要离开。

“急什么?”

见阮清鸿这就要走,赵初华望着他笑,“这么难得才见一面,不聊聊吗?”

“聊什么?”

阮清鸿皱眉警惕,“我跟你有什么可聊的?”

“很多啊。”

捏了捏自已藏在袖中的匕首,赵初华看向阮清鸿,“比如当年容语溪撞破你跟淮南的事情而气的难产,比如你为了让阮云珊别跟阮云绮和阮云罗走得太近,怕她不愿意跟阮云绮对立,怕她跟阮云罗学着不肯听话,把她偷偷交给淮南抚养的事情……”

“什……”

不远处的树木后,阮云珊听见这话瞪大眼睛,忙惊恐捂住自已的嘴巴。

脑中轰地一声,像是山崩地裂,她感觉自已这十八年来所拥有的全部记忆,全部全部情感,全部人生,瞬时间都扭曲成了一团废墟,一个笑话。

她竟然是容语溪的女儿!

容语溪竟然是被赵淮南和阮清鸿气的难产而死!

那她这十八年来的人生算什么,那些她以为的亲情,全部都是假的吗?

认贼作母四个大字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过往的亲情撒娇和欢笑像是一个个巴掌扇在她脸上,她面色惨白抓紧树干,身上直冒冷汗,就连意识也控制不住开始模糊起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