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人真是学坏了。

为了满足他的兽欲,居然告诉别人我回家了?

哼!

不行,看来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他。

可不能让他继续学坏。

“你没请假回家?”沐娇娇发出疑问。

“回家了,忘了请假。”

呵呵!

我假笑两声,敷衍了事。

沐娇娇点头道:“那沈导师人还挺不错的,你忘了请假,都帮你说请了假了。”

好个屁。

我撇嘴。

叮咚!

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一声。

有点陌生的信息音。

我拿出手机扫了眼。

才发现这手机不是我的手机。

我手机用好几年了,都又卡又旧。

而我手里的手机,却是崭新的,像是刚买不久,新机上的膜纸都还有。

我顺手划拉一下。

没有密码,直接弹出手机菜单界面。

上面微信显示226的小红点。

我一时没忍住,就点了进去。

微信只有一个聊天记录。

鬼头圣医。

看到聊天内容,我才知道,这手机是阴王的。

他的昵称是他的名字,沈辛夷。

他有生病吗?

怎么找鬼头圣医给他炼制丹药?

我继续往上翻看,那聊天内容都是对方一个人在说。

阴王偶尔回复一个“嗯”。

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叮咚!

手机再次响了一下。

微信聊天界面弹出一条群消息。

我随手跟着点了进去。

嗡!

手机传来震动。

群里有人发了个链接。

我顺手就点了进去。

咻!

一道快如闪电的光钻入我眉心。

我只感觉大脑“嗡”的一声,有东西入侵了我大脑跟身体。

顿时,我视线跟着开始模糊起来。

但我隐隐可以看见,那个发链接的人紧急撤了回去。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唔!

脑子好涨,身体也好涨,我感觉要爆炸了。

刚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小夏,小夏,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沐娇娇急切的喊声。

我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睛看清楚她,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眼睛就是睁不开。

那东西在我脑子里慢慢安静下来,涨涨的感觉在逐渐消失。

化成无数条流光开始往我身体里蔓延开。我好像能看见它顺着我的经脉游走。

让我痛到痉挛,大汗淋漓。

不知道过了多久,而我整个人好像被洗过一样。

全身湿透了。

等我再有意识时。

我看见了沐娇娇着急的脸。

柳云庭装模作样地给我把脉,同时,他额头冒出的汗滴,也比我少不了多少。

他把个脉用得着这样?

果然是装模作样的半吊子。

周围其他人嘀嘀咕咕地议论着。

“她不会有什么大病吧?”

“管她呢!耽误大家上课,最烦这种娇滴滴的女生。”

“嗤!女人就该在家生孩子带孩子,阴差是她们能干的事?活该,最好死掉。”

我眨眨眼,猛地起身回头看向偷偷嘀咕的那几个男阴差。

我认识他,刚来第一天就骂藤月回家生孩子的男人。

玛德!

“小夏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沐娇娇惊喜地抓住我手臂,阻隔了我的视线。

我摇摇头,“我没事啊!刚刚就是太困了,打了个瞌睡。”

“打瞌睡?你差点把我们吓死,全身抽搐,我还以为你犯病了。”

沐娇娇抬手摸了摸额头。

再看我眼神清澈,真不像生病的样子,半信半疑地拧眉盯着我。

柳云庭目光深沉,语气虚弱“去找阴王吧!不然你性命难保。”

他话说得稀里糊涂。

我还没明白。

他转身就走了。

我:……

下课后。

我没跟沐娇娇一起去食堂吃饭。

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听柳云庭的话。

去找我家大人问问。

然后,我哄骗沐娇娇说我去换身衣服。

让她先去食堂等我。

打发走沐娇娇。

转身,我去找我家大人了。

他住的地方属于独院。

位置比较高。

院里有处茅草凉亭。

我去的时候他站在凉亭里,侧颜精致略带愁容

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好像遇到了什么世纪难题

看得我想过去帮他抚平紧皱的眉头。

“大人”

我轻轻喊了他一声。

他回眸看过来,收敛起刚刚的愁容。

换上了我熟悉的清冷淡笑。

依然还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我快走几步跑到他跟前。

“大人,你的手机。”

我把手机递过去,他也只是淡淡扫了一眼。

说:“你拿着吧!为夫用不上。”

也不习惯用这东西。

我心下一喜,“你真送我啊!里面可还有你的朋友呢!”

“朋友?”他眼底闪过一丝茫然。

我凑近他,点开手机给他看。

他只是笑笑,“删了就是。”

我拧眉,“大人,真删了吗?他说你有病,你有什么病?你可不能瞒着我。”

那个什么鬼头圣医一直在帮他找药。

可不是说明他有病吗?

阴王闻言,对上我关切的目光,耳尖忽地一红。

拿过手机将里面唯一的朋友给删了。

删了。

我急了,上去抢手机,“大人,你是不是真有病,故意瞒着我呢?”

“为夫……”

他想解释,话到一半又不说了。

我踮起脚尖,抢回手机。

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丢开手机,扑进他怀里,紧紧勒住他腰身,“大人,我不能没有你,你有事,我怎么办啊!”

所以,他可千万不要死啊!

“莫要胡思乱想,为夫无事。”

“我不信。”

我扬起小脸望着垂下来的视线。

他眼神清透,带着丝丝宠溺,我差点就被他魅惑了。

阳光下他的唇显得格外红润可口。

我默默咽了口口水。

上手捧着他的脸,“大人,你这么好看,怎么能死呢?”

唉!

他在叹气。

转身抱起我,把我放在凉亭下的石桌上,他站在我身前。

我细腿圈起。

勾住他的腰。

他耳尖更红了,“在你死之前,为夫不会死的,放心吧!”

“那你让他给你寻药,寻什么药?”

“…强身健体”

被我问到无话可解释。

他无奈吐出这四个字。

我:…

我呆呆地看了他好久,问,“管用吗?”

这句话明显让阴王愣住了。

听他娘子这么问,那药能管用?

“不管用。”

不管用?

我后知后觉,眼睛越瞪越大,“大人,你是不是吃过药了?”

他这次让我睡了五天,那明显是不同之前的。

我好像猜到真相了。

阴王眼神躲闪。

我已经一拳打在了他胸口,“你是不是想我死床上,你才满意啊!”

还不管用。

一次比一次厉害,这叫不管用?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